搜索
东丰网 东丰论坛 情感文学 舅妈_舅妈
查看: 58|回复: 0
go

舅妈_舅妈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1-1-30 17:40 |显示全部帖子
母亲给我电话,说舅妈病了,刚从医院回来,要我们一起去探望。我接了母亲,又接了大嫂二嫂,和大姐,二姐在舅妈乡下会合。
  舅妈比母亲大一岁,今年八十五,人老了,病痛就多,都是这样,需要住院,犹让人担心。我想起前些年,大舅妈因胃出血,送进深切治疗室,我们到医院探望,只能在外面隔着玻璃,看着插满管子的大舅妈。几天后大舅妈因炎症扩散,止不血去世了。直到去世,大舅妈一直处在晕迷状态。
  在我有记忆前,二舅父就病故,留下二男三女,孤儿寡母,苦肯定没有少受。还好有大舅舅平时照顾一下,小舅妈(以下都是指小舅妈)总算含辛茹苦把孩子们拉扯大。小时候过年,我常跟着母亲回娘家,都是在大舅舅家吃饭,都知道小舅妈困难。我对小舅妈印象不是很深,只是觉舅妈总是忙前忙后,小有空闲。现在还记得舅妈闹得一个笑话。有天,村里来了个打金的男人,舅妈突然一手把那男人扯进了屋里,怦一声关上门。大表哥见状马上跑去找大舅舅:大伯大伯,坏了坏了,妈拉了个男人进屋,会不会,会不会…大表哥的意思是说会不会是舅妈守不住了。大伯听了,马上斥责表哥:胡说什么呢,等我去看看。原来,舅妈见孩子慢慢大了,就思忖着看能不能先置点金器备日后婚嫁之用,就向那男人打听价钱,见有人走来,担心别人知道,所谓财不露眼(其实舅妈那有什么钱),慌张之下,想也不想就一手把那男人扯进屋里。
  早已苦尽甘来,已是子孙绕膝,但老一辈的人总是舍不得离开住了一辈子的家,只肯偶尔到儿女家住段时间,平时就独自住在乡下老屋。也不愁寂寞,村里老人颇多,都是相熟大半辈子,早晚闲聊说笑。舅妈虽然八十多岁,腰直腿硬,气足声宏,直到不久前还伺弄个小菜园,天天挑水种菜,无论生活,精神,还是身体,一向颇佳。我偶尔见到舅妈,总觉舅妈
幸有崔判官唤一青面獠牙鬼使,喝退了建成、元吉,太宗方得脱身而去
没有老迈之状,身体不比母亲差。怎么就突然住院,教人想不
”凤姐点点头儿,因叫平儿称了几两银子,递给周瑞家的,道:“你先拿去交给紫鹃,只说我给他添补买东西的.若要官中的,只管要去,别提这月钱的话.他也是个伶透人,自然明白我的话.我得了空儿,就去瞧姑娘去
明白,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呢?
  走入小巷,恰好大表哥要出门买碘酒,大家在门口碰上。大表哥见了我们,疲惫的眼神变得活泛,向我们一一点头。说今天舅妈的精神很不错,正在屋里晒大阳。前些天就让人担心死了,差点就以为就要不行了,都打算要回来摆床了。当地传统,人去世,要在大厅摆张木床停灵,好让亲友来吊唁,见死者最后一面。这么危险,大家无不倒吸冷气。大表哥住在佛山,回来是专门照顾舅妈,姐姐说大表哥也受苦了。这个没办法的,母亲只有一个,大表哥说。足足了说了好几分钟,大表哥才想起让我们进去。
  舅妈坐在大厅门前一张藤椅上,一方阳光照在身上。我已经好久没见过舅妈,没想到舅妈这么苍老,满面皱纹深得有如老树皮,尤其和身边的母亲一对比,显得母亲仿佛才六十。事后感慨,大家都说舅妈原先也不显老,是病痛折腾的。不过除了显老一些,舅妈的模样仿佛几十年没变,仿佛就是儿时印象,感觉很是亲切。舅妈正在接电话,听说话内容,应是某位表姐在关心舅妈情况,舅妈见了我们,就和电话里的表姐说,我们来看她。舅妈记性真好,都记得我们的名字,很让我意外,这也证明,舅妈耳不聋,眼不花,人也很清醒。就像大表哥说的,舅妈的精神很不错,安坐椅上,双手交叠,态度安祥,看不出有什么病痛一类。舅妈到底是什么病,我更加奇怪。
  大家围着舅妈坐下闲聊,天气有些冷,还好阳光正好。大表哥说舅妈有高血压,年龄又大,没办法做手术(风险太大
权重集体井喷,明天扯下空头最后的遮羞布
),只好在家休养。说起带舅妈四处求医,苦等几个小时,好不容易轮到,前后不过两分种了事,医生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看了一眼就说要做手术,不做手术?那你走吧,态度如挥手赶走烦人的苍蝇。就算已经住了院,早上来,下午就得马上出院,不能拖到晚上。表哥直摇头,我们也唯有叹息。舅妈在旁补充说,还是这里的医院好,给我换药,护士不知多细心。
  慢慢,我总算听明白舅妈得了什么病,心里真是难过极了。原来舅妈是在腋下长了一个浓包,开始
A股拉出大长腿,等一个位置上车!
只有指节大小的硬块,不痛不痒,就没当回事。过了好些年,肿块越来越大,还是不痛,舅妈也还不在意。到后来不但变大,还变红变肿直到腐烂流浓流血,可这样也还是不痛。就算不痛,流血却不是办法,舅妈这才和表哥说,恰好又遇上疫情,诸多不便,病状更重,几次流血不止,送治迟些就不治。这回,也是流血不止之故,在我们之后赶来的小表姐说,血湿重衣。创口没法愈合,无法手术,只能上药消炎止血,若一旦止不住血,就是大危险。
  我不寒而怵。
能够媲美风电、光伏的会是它?
看着舅妈满是皱纹的面,我们却无法给予慰藉。表哥说穿山甲的甲烧成灰,涂于患处,对付这种无名肿毒最为有效,可惜如今买卖野生动物犯法,有钱也无处买,只能买些如云南白药一类的止血药。又和表姐相商着购买止血纱布的事,这个纱布好不好用,至关重要。稍稍让我们有些安慰,是舅妈终始表现得很镇定,不见悲苦之色,我们告辞时,还一再要我们不必挂心。
  一路,我们时常沉默。脑里一再出现,儿时跟母亲回嫁家,舅妈给我利是笑眯眯的模样。暗暗祝愿,舅妈早日康复,也希望我们所有人,一直身体健康。
  2021-1-30
      以渐进布局复苏逻辑下的春季行情为主,不宜急躁。8.26收评:这个条件一旦出现,波段反弹将再来一次。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又一个忽悠概念NMN来了。”宝玉笑道:“好姐姐,你闲着也没事,都替我打了罢。多事之秋:谣言满天飞,资金剧烈调仓换股!。

东丰网 http://www.jaengna6.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