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东丰网 东丰论坛 情感文学 不是分行就成诗_分行就成诗
查看: 69|回复: 0
go

不是分行就成诗_分行就成诗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5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三四线”的焦虑:成为中心城市,还是投靠大城市?
                                                  
  ——《新诗声律例说(22)》
  郭戍华
  自由体新诗自诞生开始,就
通信行业周观点:5G室内覆盖白皮书发布,产业渗透率加速提升
不断被人诟病散文化。
  确实,诗作为文学体裁之一种,如果没有一些能与散文互相区别的独有特质,她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特别是对于我华夏诗之国来说,把分行的散文混同于诗,无异于对汉语独具的构诗能力的蔑视,无异于对中华灿烂诗文化的亵渎。
  中国传统诗词曲赋,与古典散文的本质区别,在于这些被归于韵文的文学体裁,更充分地利用了汉语语音的构诗元素——音节、字韵、声调,组合成语音的乐章,不仅能更
A股保壳江湖巨变前夜:玩不转的老套路 难续命的“不死鸟”
鲜明突出地表现诗
做个理性点的投资者
意,而且以悦耳动听的节奏声调传达诗情之美,并形成丰富多彩的诗律、词牌、曲调等格律,使汉语诗词曲借助语音的艺术,吟哦朗朗,传诵不绝。
  古时诗词曲赋,书写和印刷都是不用分行的。因为有格律和韵式,断句并不依赖分行。在那个纸张珍贵、印刷困难的时代,分行无疑就是浪费。
  当然,固定的格律公式用于反映今人复杂的生活和思想感情,容易形成限制,因此才有了抛弃格律公式的现代白话自由体新诗。这从艺术形式的解放创新及大众化上说,固然是进步。但进步并非没有代价,代价就是为了断句必须分行书写。
  那么我们就要问,是不是分行断句就可以成为诗呢?
  很显然,从上述古代诗词曲赋的事实看,它们能形成与散文相区别的诗之文体,绝不是因为分行,而是比散文更加刻意地利用了汉语语音中的构诗元素——音节、音韵和声调。这才成为了诗。
  问题只在于,古人将这些元素弄成了一堆格律公式,不论什么内容都套进去,而不是根据内容感情灵活地使用语音构诗元素,恰当地表达诗思,当然就成了限制。但是,如果我们在打破这限制,抛弃格律公式,解放诗体的同时,把汉语语音的构诗元素也抛掉而不去运用,那写出的文字再分多少行,也不是诗,而只能是散文了。
  我以为,这才是许多自由体新诗已不成其为诗的关键所在。
  
你若要倒换关文,趁此急去还赶上
下面就引用网上一位女士的极端散文化的“诗作”为例,展示被称为诗的分行散文,与真诗的区别:
  从南山上下来时,天色已晚。
  我们就在南山下的小饭馆
高分红中厚板龙头
辞别,
  最后吃了一顿地方小炒。
  我拍了店门口水笼头滴水的照片,
  那时候那一句“滴滴答答等你来”正当被人传唱。
  天空下起了雨来,细朦朦的,
  但寒意有点侵入骨髓,
  或许是因为这即将要到来的别离。
  我们是相距千里的两个人,
  却因为约的是同一个导游而被一同带上南山。
  那时候你是洒脱俊美的少年,
  直到现在在我心里都一直没有变过模样。
  那时候你是洒脱俊美的少年
蒸发源设备

  而我也还是可爱纯粹的少女。
  前半段的时候,我们还不熟悉,
  我的相机里只有那些停泊的小鸟被锁进镜头,
  还有一些没有被命名的奇松怪石。
  后半段的时候,我们途经南山峡口突然遇上了狂风骤雨,
  于是我们需要牵手来保持平衡。
  脚步被雨水放慢,你走在我的前面牵着我,我抬起头看到你的身形在暴雨中愈发显得挺拨。
  仅是短短的两天的旅程,夜宿南山顶,略有浮云经过身畔。
  因为天气不好,没有星空,应该也没有第二天的日出可看。
  我们在南山顶
丫叉角鹿传文引,伶俐狐狸当道行
,喝着前台卖给我们的昂贵啤酒,你陪我听着我爱听的《南山忆》。
  我为什么要独上南山?你为什么要远道而来?
  我为什么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你为什么喜欢远眺不爱微笑?
  聊得很晚才算慢慢熟识,第二天我的镜头里开始有了你,还有南山上唯一的一张合影。
  那一张照片里我没有孤独感,你也在帅气地微笑,我们没有很亲呢,但我们很像一对情侣。
  ……    ……
  ——高莉莉《一程山路》
  后面还有长长的三段,讲着很动人的故事。为不浪费读者时间就省略了。
  真的诗该如何写呢?我不揣冒昧,仅摘取高女士原作的第一段,改写一下,稍许运用一下汉语语音的构诗元素——音节节奏、韵和声调,请大家读读,看
密切关注成交量变化
是否更近于诗了。
  我拟写了三个版本。
  律绝式:
  南山晚雨乱云飞,
  村店青椒翻炒急。
  拍下龙头滴水照,
  滴答歌里诉别离。
  词曲式:
  夕云下南山微雨,
  山路上曲折别意。
  眼前佳肴未动,
  村店粗酒不喜。
  拍下了点点淋漓照
  滴答,滴答,
  断断续续可相忆?
  现代自由体式:
  告别了南山晚云,
  也将片片心思留在路上
  寒雨渐渐笼了夜色
  村店炉火就分外明亮
  我却只听见水龙滴答
  忘了美酒
  忘了饭香
  于是拍了张滴答照
  愿那甜蜜如我的心跳之音
  能偶尔进你的梦乡
  各位读者以为如何?其中古诗词体式,也用的是现代白话口语。哪个也不能说是分行散文吧。
  2021年1月22日
”凤姐忙扶住了,说:“林妹妹早知道了.他如今要做新媳妇了,自然害羞, 不肯见你的
                                                       
                                                       
                                               

东丰网 http://www.jaengna6.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