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东丰网 东丰论坛 大杂烩 向纠错博友鞠躬 诚请挑眉指眼_鞠躬纠错诚请挑眉指眼
查看: 193|回复: 0
go

向纠错博友鞠躬 诚请挑眉指眼_鞠躬纠错诚请挑眉指眼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1-18 11:45 |显示全部帖子

                                       
                                                          高致贤
  部分博友的评论回复荟萃第79
  高致贤/集
  按:每当拙文发出,就有天涯倦客、清角吹寒等博友便耐心细致地惠评,对拙作进行评讲:这些评论,联系我的写作实际,针对性强,直指弊端,催我奋进,令我自新,不论是批评,还是表扬,抑或是鼓励,无不使我从中获得启迪,胜似走进文学评论班或文学讲习所,受益匪浅!除我已专集发表之外,现将选集部分发表,以飨博友。我还将继续收集发表。
  天涯倦客对你
股灾之下,什么指标都没用。
的博文《求生欲望的蒋介石》发表评论:求生欲望是人的天性,即使天下君主,也是如此,且求生欲望更强,比起平民百姓,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回
创业板何时调整
复说:比起平民百姓来,君主的求生欲望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吸饮着劳动人民的血汗,贪生怕死。
  天涯倦客对你的博文《西安握手
一场由短小引发的欲望需求----从天山生物落幕到转债高潮的梳理
珍惜友谊》发表评论:谢谢高兄褒赞,高抬小弟了。天下朋友是一家,这是我应该做的。对朋友、对兄长,我一贯如此,真诚对待。
  你回复说:我们虽然只是博友,但已情同手足。贵州省政府的老賈哥对你的评价是:诚挚的博友情,西南西北一家亲。向本家人致谢了。中国草根群加精了.
  高杰对你的博文《如何看待重庆红卫兵墓开放?》发表评论:博主关于重庆红卫兵墓形成的史实叙述太过粗疏。系实地考据还是源自他处?仅凭亲历过文革,或看过一些文革照片后的臆想即成此文显然太过轻率。关于过往历史或特定事件的叙述应基于实证研究的原则。请博主酙酌!
  你回复说:谢谢你的惠评,文革不堪回首也得回首。
  天涯倦客对你的博文《[转载]朋友论》发表评论:谢谢高兄转载拙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照片里的高兄精神矍铄,老当益壮。小外孙机灵聪慧,酷毙帅呆!
  你回复说:谢谢你发表,我才有转载,不要客气。
  你 对天涯倦客的
【实时荐股】++【免费诊股】
博文《朋友论》发表评论:朋友,请记住
局势反转?今天将成为关键!
我们友情的高贵和纯洁。平凡人生,知音互动,终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最不能泯灭的记忆。Xxxxxxx
  常言说:朋友满天下,知心能几人?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转发天涯倦客佳作与朋友们分享
擒牛计划第一刀,行情3日内突破?

  天涯倦客 回复说:谢谢高兄。与你们在西安相聚,可谓赏心悦目,难能可贵。你们千里迢迢来
”李薛二人都笑说:“这正是大家的规矩,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
西安,不单纯是为了观光旅游,也是在惦记着我,来看望我。因为西安有你的兄弟倦客。
  你 对天涯倦客的博文《天下朋友》发表评论:刚从西安回来,还处于此行的幸福回忆之中,国荣的《天下朋友》已经发出,我还来不及写点西安之行的感受,先转载国荣之佳作与朋友们分享。
  高杰对你的博文《如何看待重庆红卫兵墓开放?》发表评论:回首文革与史实考据乃两个概念,后者是前者的基础。因你我都是这场浩劫的亲历者,才更有为史实 、细节、论断抱有一丝不苟或去芜存精之责任。笔者多言的初衷即基于此,白纸黒字留久而传远。请博主三思!
  你回复说:谢谢你的关心。什么都不说最正确。
  [匿名]新浪网友对你的博文《游子叩求歌唱家乡的老歌词》发表评论:呵呵,这首歌好想应该很老了,好多人都不知道,外婆原来很喜欢唱歌所以记得,在外求学的我很思念家乡的一切,您有时间的话可以回去看
在不努力马上就要过年了!
看,贵州这几年发展很迅速,城市比以前干净很多。
  你回复说:老乡你贵州家住何处?你的外婆是否健在?希望多多交流,我夏天可能回贵州,有可能去拜望一下。我的qq1540686647,请加我友好吗?
  清角吹寒对你的博文《游子叩求歌唱家乡的老歌词》发表评论:我是安顺的,外婆今年八十多了,精神尚好,欢迎您夏天来黄果树游玩, 我最喜欢贵州夏天的气候凉爽得很啊!
  你回复说:我77岁,你的外婆应是我的老大姐。安顺有我认识的胡维汉、戴明贤、姚小英、冯家一,还有写歌词的罗迎贤等。老年人很难出门了。
  附:我发表的《对联趣事一》中的第二副联的上联中的“红刀出”错为“红力出”。感谢老贾哥、琴声优雅先后作出纠正,除向他两三鞠躬并向博友们致歉外,还诚请博友们对我挑眉指眼,帮我纠错。原为:
  白刀进,红力出,杀气腾腾;
  小猪哼,大猪叫,阴风惨惨。
  改正为:
  白刀进,红刀出,杀气腾腾;
  大猪哼,小猪叫,阴风惨惨。
  另外,经与原提供的老甄推敲,下联两支的第二句都应调整,现将原对:
  白木床,床白木,白头君子白头翁,唉也,天生薄命;
  红纱帐,帐红纱,红粉佳人红粉女,咳矣,前世姻缘。
  调整修改为:
  白木床,
记录几个买点和卖点(2)
床木白,白头君子白头翁,唉也,天生薄命;
  红纱帐,帐纱红,红粉佳人红粉女,咳矣,前世姻缘。
  另外,博友琴声优雅提出我的《谨防“高利贷”利用垄断变相还魂》一文中的“听政”应为“听证”,很有道理。虽然“听政”也有治理、决策的意思,但它已属旧
要发力了!
词,多用于帝王,今天用来显得牵强、别扭。而“听证”才表示民主,符合时代精神。在此深表感谢!
  高致贤 顿首
                                                       
                                                       
                                               

东丰网 http://www.jaengna6.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