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东丰网 东丰论坛 社会热点 中央巡视组
查看: 230|回复: 0
go

中央巡视组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5-11 15:18 |显示全部帖子

                                                          中央巡视组首长:您们好?
  我的冤案有多年了,在伊犁州政协办公室秘书长武海跃的暗相操作下,经过三级法院的审理中,被告人都不参加庭审,几个被告一个律师就参加,问什么都不知道就打盈官司,伊犁州法院根本没有国家法律,只要有钱和关系就是法。2012年我有一冤案才翻案,打了12年官司,在张春贤党委书记开微博反应后才翻案。这个官司打了6年了,不知道还需多少年?
  我家离伊犁州460多公里去一次花几百元钱,我收到伊犁州{2012}伊州民申字第224号民事裁定书后。我2013年1月14日到伊犁分院信访科,工作人员联系到审判长徐正志审判长和审判员赵冬迪来到信访科,问他们审判长和代理审判员汤宜娟为什么不参加开庭,他们理由是他们参加其他去审理其他案件就没来参加开庭。为什么你们没参加庭审,是独立审理为什么裁定书出来是,成了合议庭进行审理的。他们说合议庭讨论过此案。我问他们几个问题都回答不上来。
  1月15号上午努副院长,审判员赵冬迪来到信访科要我把该案再谈下,我提到如下:
  1.被告提供的所伪石料厂售后“清算帐目” 中我的承包费1038959.66元为什么法院给算775323元而库存的260000元不算呢?都是2006年11月6号出据的3张证据,而法院只承认一张证据。其他钱什么时候付的,证据呢?
  2.法院承认所伪“清算帐目” 我公司从2004年成立到2006年的利润在那里,给我结帐条上第四条加工费155334元的销售收入帐那去了。
  3.2006年11月就把厂卖掉了,所伪“工厂售后清算帐目中第二条中‘4. 条中2007年增添新设备124800元。
  4.总收入280多万元而他们所伪工厂售后清箅帐目是248多万元,其他钱那去了。
  努副院长在场赵冬迪回答不上来,
  我拿着材料和二审判决书,及高分院民事裁定书各条给以指出,要求他们给予回答,他们承认此案是错案,努副院长让我去高院处理,努副院长马上给乌市高院立案庭庭长打电话把案情简单谈,要求他们给快点立案。
  我带着材料去乌市高院找到立案庭长,把案情说了他们回答我:要伊犁州分院自行纠正,我又去伊犁州分院找努付院长和赵冬迪审判员,他们说院长不会让给纠正的,要我去州检察院申诉要求拆该裁定书再审。我也知道该案就是伊犁州政协办公室秘书长武海跃和分院长托肯搞的,他们都是阿勒泰调来的,他们都是官商勾结。
  从2013年元月下旬立案到2013年9月12号伊州检民行[2013]39号民事行政检察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这期间我去过检察院民信处长交谈过,伊犁州政法委和州人大信访局都交谈递上材料都不管用,在伊犁州只有钱和关系就能代替法律。在此中途我打过多次电话要求去伊州检察院都不让我去,裁定下来后,把裁定寄到阿勒泰检察院通知我去拿,我申诉到伊犁州检察院,没有通过阿勒泰检察院,他们这些贪官害怕我去找他们麻烦,460多公里不让我去要让我去5.600多公里去拿裁定书。这就是中国的执法吗?伊犁州还有法吗?
  我2004年被吉木乃县招商去的,,和吉木乃县石汇建材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当年吉木乃县县委书记武海跃,把远在900多公里的乌市交通学院教授巩照鹏{再职}叫到吉木乃县先后成立吉木乃县双新建材有限公司,吉木乃县石汇建材有限公司{两公司巩照鹏任法人},吉木乃县兴达水泥制品有限公司{巩任董事长}。巩照鹏一年到吉木乃县来2次,从乌市买上假空白发票来拿钱{学生放假后},兴达公司和石汇公司在一个院内生产,兴达生产的水管从5月份就生产到6.7月份厂里堆成山的水管,县里要求他们安装,巩照新从阿勒泰找来他同学***来承包安装工程,安装三天后拉回来2.30根坏管子,拉回来放在我们住房北山墙下的,大家都知道。巩照新和张春英厂长不愿意,三天损失几万元钱,要求他好坏一起安装,安装老板不同意,此工作就停下来,武海跃也要求他们好坏一起安装,几年我调走后你们也不干了,都走人没有人来查。吴德清不同意把坏管子安上,出了事都要我吴德清承担责任,吴不干就回阿勒泰去了。吴德清走后安装再没有一根坏管子拉回来,吉木乃的百姓都知道是武海跃的厂子,生产的豆腐渣管子,吉木乃县是贫困县,全县没有河流靠山上雪水下来养活几个乡的百姓,国家给一千多万元来给农民修水渠保生产,这些国家的蛀虫,官商勾结搞一些豆腐渣工程,大家可以拨开土检查是否有坏管子,把管子混凝土拿去化验是否合格。
  吴走后没有人安装,到处都找不到安装老板,武海跃急了找巩照新要他们找个人负责施工,质量问题由公司负责,前面安装后面就填土,两三年我调走你们也走了谁也不知到。最后找到本县乡社员一小老板曹志敏负责施工,利润由张春英,巩照新,曹志敏三人平均分配利润。就这样一场质量骗局就交移成工了。我和巩照新当时关系很好,我负责石汇石材厂的生产和技术,我96年塔城额敏县承包几年预应力厂,他们管子出问题我都给他们讲了,他们说那样增加成本转不到多少钱,按产值石汇公司给他们提成10%。兴达公司提成17%。这当时巩照新给我讲的兴达公司提成情况,所以石汇公司一直没有决算,到处找都不管,帐目都不让我看这就是外地人员去当地招商的下场。
  到2006年武海跃得到消息明年要调到伊犁州去工作,10月底就把双新公司注销财产就开始卖,11月份就到处联系卖掉石汇公司,把我公司下剩产品80余万元和厂里所有设备和厂里及矿山有300多立方料石全部60万元就卖掉了。害怕武海跃调走其他领导来整他们。
  2006年11月6号给我算帐后,出据3张条子:
  1.2006年3月一10月份加工卖出表总加工费775323元,总支出569312元欠款206010元,
  2. 各种石材库存统计表,按照合同单价计算共计265536元
  3. 郑永洪从福海拉来拐角石,卖掉共欠款105546元。
  这三张条子法院只认可第一张,后面二张都不给算,说都付过了又拿不出证据,而中院.高分院打官司不凭证据,谁给法官钱就是证据就是法!
  2008年8月份我把武海跃告到县纪委,纪委让去县检察院反贪局去告,到反贪局让写材料后,他们说证据不足不能管,他们完全是官官相。
  伊犁州检察院的决定书中写到:“郑永洪加工承包费1038959.66元其中含库存成品及半成品” ,因此,郑永洪主张公司欠其206010元未包括2006年产品及库存的加工费不成立。
  请问检察院的贪官们,公司欠我206010元是多少总加工费,是按1038959.66元还是按775323元减去总支出后剩下的206010元呢?真大你的狗眼睛好好看看清楚后再说吧贪官们。这么简单的案子就让这些贪官得到不少金钱,都不敢和我见面,这就是伊犁州人大,政法委领导下的司法部门,不知道伊犁州老百姓有多少冤假错案。他们打着司法公正这块招牌来欺压百姓,我这三张条子白纸黑字签名及公章的条子法院,检察院都不认可,他们只认谁给他们送钱就无理都变成有理了。
  敬爱的中央巡视组首长同志们:在党中央习进平主席和纪委书记王歧山的正确领导下,为这些无权无后台的百姓办点好事吧。中国现在是个法制国家,为什么这些执法者违法呢。中国的法到处不讲法,有钱和关系就是法。我给您们去过多少电话都是语音让留言,就是想给您们送材料去,就是问不到地址。我现在只有在网上发表让大家来评论吧。看你们怎样处理我的冤案,张春贤书记都给新疆人民办了不少好事,你们中央巡视组专为申张正义,反贪而来还不能为百姓申冤吗?现给您寄上判决书及材料共审查。
  此致
  敬礼
  奎屯市郑永洪
  电话:13379720761敬上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5-11 15:18 |显示全部帖子
顶起

东丰网 http://www.jaengna6.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