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东丰网 东丰论坛 社会热点 换妻案引发的恶性社会事件
查看: 402|回复: 0
go

换妻案引发的恶性社会事件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4-25 20:26 |显示全部帖子

                                                          活宝高晓松、朱建军:心理变态的乏走狗
  筠子是我的小名,在家里妈妈就这样叫我。妈妈如果(早)知道我有今天,一定非常后悔让我学习唱歌。我经别人介绍认识了高老师,高老师帮过我,但他经常会说一些奇怪的话,比如你敢不敢死,你要是敢死……反正跟他在一起,我感到非常的压抑。我经别人介绍认识了高老师,高老师经常会说一些诸如你敢不敢死,你要是敢死……之类教唆别人轻生的奇怪的话。反正跟他在一起,我感到非常的压抑。
  ——(受害人)吴雅君(http://baike.baidu.com/view/276622.htm#3)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是国家百废待举的时候,尽管在政治、经济、军事各个领域研究的进展都让人不敢恭维,但唯独有一个行当做到了与世界接轨,甚至于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这个行当就是国家安全部门——旧称锦衣卫,也可以称之为东厂、西厂的衣钵传人。可悲的是,出于利益的考虑,中国高校的某些“知识分子”和当代的特务部门勾结在了一起,合伙干起了迫害老百姓的事情,对此,相关部门不闻不问,乱世出奇葩,荒唐的年代出现荒唐的事情。
  据说当代的锦衣卫有几样法宝,都和电磁有关:一个是利用电磁场隐身,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隐身人”——也必然是能够“隐身”的恶魔和懦夫;一个是类似于全息技术的电磁人,让人改头换面,连声音也能改变,据说用了这种技术的人想变成谁就变成谁,换脸后就连对方家属也分辨不出来,这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变相的“隐身”,因为一个人可以藏在另一个面孔和躯体里面;还有一种也是和电磁有关,就是利用电磁波获取别人的脑电波,并且能够破译出对方的想法。除此之外,据说还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整人的“先进技术”,由此可见中国的科技实力。在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一个百废待举的时代出现这些稀罕玩意让人感到哭笑不得。正事不足,邪事有余源于愚昧的劣根性。可笑的是,隐身和脑电波技术都被轰动大半个中国的“换妻案”的两个主人公(高晓松、朱建军及其女儿、后方提到的张倩和她的表哥)掌控,可以说当年的换妻案曲终人不散,多年以来,因换妻案已经遗留下来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
  当初,艺人高晓松和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硕士生导师朱建军曾订下换妻协议,协议约定二人自协议订下之日起,可以不择手段、任意处置对方的妻子,高晓松起先不敢按指纹,他担心朱建军的妻子不漂亮,几番讨价还价之后,二人按下鲜红的指纹,订下交换妻子的协议,协议一式两份。然而后来事态一发不可收拾,两人从换妻到换女儿,朱建军考虑过,最后还是答应了,因为他希望将来能够过上出门坐车,还有人提公文包的生活,而且他只有一个女儿,而高晓松有两个女儿,应该是赚了。高晓松看到朱建军年幼的女儿朱文的模样,也是满心欢喜,逢人就夸朱文长得好看。这个色魔等不及时间慢慢过去,找个机会指奸了朱文,逢人就夸耀自己如何拿话虐待朱文,例如让她洗澡又总挑毛病说这里洗不干净那里洗不干净。高晓松有摄影的爱好,对自己的私生活也有自拍的习惯,而且他还有把不雅的照片、视频和日记拿给别人看的嗜好。从高晓松保留的受害人照片、视频和日记来看,在朱文成长的过程中,朱建军曾让朱文多次找高晓松补习功课,用高晓松自己的话来说是朱文故意引诱他,而这个高老师也不甘落后,利用这些机会诱奸了朱文,每次用秽物淋在朱文头发上、脸上再拍照。有次高晓松在对外人炫耀自己的艳事的时候,有人劝他保重身体,高晓松满不在乎地竖起右手中指,说:“全靠了它,你们别费这份心!”
  高晓松除了和朱文发生指奸、口×、顔×等不正当性行为之外,他还利用能够穿门越户的隐身技术性侵无辜人家的女孩,据知情人透露,高的行为下流并伴有羞辱受害人的话语。其实当初朱、高二人的换妻协议完全出于他们自愿,并且双方同意只要一方不想玩下去就可以退出游戏,但他们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一直到今天并没有退出,反而是破罐子破摔把更多无辜的人卷入痛苦的深渊。二人换妻除了获得肉体上的需要,还能够获得晋升的机会。其结果是,高晓松及其女儿控制了隐身人的权力,而朱建军及其女儿掌控了脑电波技术,他们为了走终南捷径,沦为为虎作伥的走狗,从此每次出手,翁婿二人一齐上阵,朱建军和他的女儿负责干扰受害人的正常思维,高晓松和他的女儿隐身出马,到受害人家里闹个鸡犬不宁。随着双方的女儿渐渐长大成人,两个男人开始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何况高晓松也开始明白自己受到朱的蒙骗,好多次是和硅胶过不去,于是双方决定寻找替罪羊,作为朱文的替身,在为朱文在北京买下一处房产后,张倩就成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邪事离不开“人才”的协助,因为如果只有文盲和流氓在一起,他们虽然不干好事,但也干不成大的坏事,而要想干成大的坏事,就少不了“文化人”的参与。既然达成共识,各路流氓、“文化人”就携手步入了蜜月期。这批人渣主要由三方面构成,形成以乡土关系和师生情谊为纽带的邪恶轴心:一个是上面某些领导的直接关心。一个是由安徽桐城某些落后农民聚在一起,他们以乡土为纽带盘踞在安庆师范大学历史系,这帮人也有些“文化”,能把旧纸堆的鸡零狗碎的东西里面找到治人的手段。最后一类和学术明星有关,他们是来自华东师范大学的“精英”,他们抱着活学活用的目的,在整个集体犯罪活动中起到添砖加瓦、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批人又以心理专业为核心。老百姓谈虎色变的刑具在精英们的眼里那可是可以作为长期观察研究对象的宝贝。人渣们也有见识,知道一线城市不宜练兵,他们的眼光停留在远离北京、上海的城市。
  狗苟蝇营的“文化人”也会有他们的理想。他们的目标是把高校当作基地,稳扎稳打,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些高校成为人渣们安插心腹、争权夺利的名利场,情况令人堪忧。从安徽省安庆师范学院(安庆大学前身)、安徽大学中文系研究生院到广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广州星海音乐学院,一批又一批高校的师资力量成为流氓政治的受害者,但可悲的是受害者中有不少人已被精神控制,似乎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们甘愿为政治流氓们作伥。打个比方,就像被疯狗咬过的人,患上了狂犬病,竟然也会像疯狗一样去咬人,实在让人感到可悲可叹!
  这些败类往往以教育为幌子,干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这帮人和特务机构鬼混在一起,出谋划策,丑态百出。人渣们曾教唆安徽省安庆市第二看守所服刑人员械斗,把这当作练胆的手段并以此为乐,出现多起虐囚丑闻。人渣们拿手的是监控无辜百姓,利用隐身进行角色表演,冒充别人家庭成员在老百姓家中乱来,渲泄不良情绪,以祸害他人家庭为乐,一些高校教师家庭也受到连累,对于不接受拉拢的异己则采用下作的报复手段,属于“国家安全”的工具成为一些人的私人武装,艺人高晓松就是这个庞大的利益链中的一环。高衙内缺少父爱,有很深的恋母情结,曾因怀疑自己的母亲对自己不忠当面问母亲自己的生父是谁,在当时制造了一个不小的荒唐闹剧。成年后的高衙内把母亲对自己的不忠移情到前妻身上,这个把“求虐”当成座右铭的受虐者,婚后成为虐待前妻的施虐者,他和锦衣卫勾结在一起,利用掌握的权力把前妻囚禁在家里,这种极不寻常的家暴引起公愤。虐妻成了自己晋升的手段,这个自卑的懦夫最终造成这段无爱婚姻的失败。高衙内因为文革时期家庭曾受到牵连,产生报复社会的畸形心理,为泄个人的私怨加入阉党,从此死心塌地为虎作伥,从一个跟在别人后面混世的小混混到后来人见人怕的南霸天,高衙内就是这样一个由文革制造出来的怪胎。高衙内这帮宵小之辈、无耻之徒在利益的驱动下,不知道自尊、自重、自爱,他们对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百般矫饰,美化自己的行为。高衙内不仅对受虐有莫大的兴趣,还嗜好对别人进行精神方面的控制。一些受害人被监控,处于与社会隔离状态,他(她)长期被灌输负面信息,并且不间断地接收到轻生的暗示,这些长期被动接收的负面信息和暗示就像慢性毒药,使受害人在不知不觉中产生抑郁情绪,甚至走上轻生的不归路。因为案发时间久,犯罪分子做案手段又非常隐蔽,加上受害人处于被监控状态,等案情被暴露出来往往已经是过了很长时间以后,即使受害人及其家属报了案,但能提供的证据非常有限,让犯罪分子钻了空子。歌手筠子(吴雅君)的死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从吴雅君生前对高晓松的评价来看(见前言),她接受的负面信息很多,抑郁症是她自杀的真实原因。
  这帮人渣最初利用隐身技术建造供男人发泄的淫窟,因为穿门越户对他们来说如入无人之境,他们借此潜入受害人家庭,侮辱、猥亵少女,把她们变成供自己泄欲的工具。对于妨碍他们的人被视作绊脚石,只要这些人家有女人就有他们的用武之地,或者教唆监狱的重刑犯穿越到受害人家庭奸淫妇女,或者毒打、猥亵受害家庭的幼女,据高晓松对外宣称,侵犯者用假阳具插入幼女下身,也有用高晓松最拿手的——指奸。为防止受害人举证,犯罪分子给受害少女拍了不雅照片,以此要胁她们。这些丑事最终暴露,受害少女得到解救。但也有个别女孩受到犯罪分子熏陶,也成为为虎作伥的一分子,广州大学外国语学院2011级在读硕士研究生张倩(安徽桐城人)就是一个典型代表,被解救出来后,她虽然不再遭人玩弄,但她不分是非,厚颜无耻,死心塌地跟定了高晓松,参与了一些由高晓松策划的犯罪活动。这其中有她妈妈的过失,张倩的妈妈在自己的女儿受到侵害以后,没有像其他受害家庭那样站出来揭发,而是和高晓松讨价还价起来,要高替张倩解决户口并给一笔钱,就这样,刚刚被解救的张倩又回到高晓松的身边,等待她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受虐。作为回报,高晓松答应给张倩在美国存一笔钱,以后带她去美国。
  张倩受过高晓松的诱惑,是高的得意女弟子,高晓松教会她不少的东西,从比如指奸、口×、顔×,以及说一些刺激其他受害人的话。从高晓松拿给别人看的视频来看,张倩和朱文的情况相似,都是由未成年的受害人变成帮凶。张倩读大学时,成绩并不好,英语老师感到奇怪,为什么这个学生连简单的句型都不会,就问她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句型都不会,哪知道就这么一句话竟引来祸从天降,闹得全家人连自己的家都不敢待。
  张倩为高晓松流过产,关于两人的关系高晓松曾对人吹嘘,他们从一个手指开始发展到三个手指,高晓松自称对待张倩的目标是让她嫁不了人。两人因频繁车震被人发现,每次被人发现的时候,高晓松都在奸淫并把自己的精液淋在张的头发上。据知情人透露,高晓松说他爱看××从对象头发淋到脸上的样子。张倩有好几张脸,在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表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表现出人格分裂症患者的症状,也学会了干不是人干的事,厚脸皮加上人格分裂倾向,又有表哥们的帮助,她可以一边一本正经地说着道貌岸然的话,一边监控、戏弄、羞辱其团伙成员盯上的对象,成了一个背景复杂、助纣为虐的恶女。
  在法律失灵、道德滑坡的真空地带,这帮精神变态的人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和权力部门勾结,通过有组织、有计划的预谋就能够逃避法律的制裁,以为借助邪恶势力做出业绩就能洗刷罪名、躲避道德的谴责,这种人完全没有道德底线,活宝们有着共同的特点:皮厚、心黑、胆子大!
  在高衙内的团伙中,像高晓松这样名利熏心的畜牲拼命做官,占据要职,谁不服从就整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种人有什么脸面成为公众人物、业内评委?!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4-25 20:26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呢?

东丰网 http://www.jaengna6.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